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刘咏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刘咏书法集评

2014-04-21 10:48:2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刘永书法得北碑遗风,笔法、墨法、章法都很讲究。大字有康南海气势,小字也醇和有韵味,做编辑的有眼界和知识储备的条件,但把书法写好也是不容易的。刘咏的画以前没见过,光知道他写书法。刘咏的画很好,笔墨很到位,用笔讲究变化、很丰富,很可贵。这些临摹的作品也很好,墨气很足、枯润得当,用笔很松透,很有韵味,有古人神韵。画山水一定要用旧墨好墨,好墨画的画墨色一层层清晰干净,笔墨不脏不浊,用墨汁达不到那样的效果。

  ——冯其庸

  刘咏的画笔墨基本功不错,很雅,气息对头。像这些细节都很精彩。构图、布局还要再整体些,像这幅画,近景是树石,中间是云,远景是山,不一定面面俱到,可以就画石头,就画树,画面要统一,不要碎。刘咏是搞书法的,用笔用墨很扎实,造型也没问题,画到这个程度应该走出去,多搞创作,多写生,锻炼观察力,要融入自己的理解,形成自己的语言。

  ——姜宝林

  刘咏的书法是石刻书风,线条很结实、很老辣,造型开张,尽管有流行书风的影子,但并不有意张扬,很内敛、很有内容、很有趣味,这是难能可贵的。时下很多书家热衷于张扬个性,字写得很夸张、很强势,追求视觉冲击力,这也无可厚非,但书法最终还是应该是内涵为上,耐品、耐看,否则就是花架子。

  ——杜大恺

  刘咏书法从魏碑入手,取法较高。行书单字以北碑的结体与笔画造型,很有稚拙意趣,很厚重,笔画结实又有张力。结合章法上的疏朗清雅,已形成自己的个性风格。《石门颂》一路的不错,笔法生辣,结体浑拙又出古意,章法上颇具萧散、清雅的气象,气息很好。在行书方面可以再吸收一些黄山谷的韵味与气势,会有更大起色。行草书要多临一些古法帖,线的质量没问题,主要是在整篇和多字、两三字的结构上仔细研究构成关系,用笔要增加变化和丰富性。

  ——胡抗美

  刘咏的山水画明显是以书法笔法入画的,所谓有笔有墨有骨力,这是很难得的优势,但着力笔墨变化的趣味较适合于小幅把玩的小品,要画大画就应该研究画面的结构气势,研究用墨用色,研究画面大的视觉效果,这当然要看今后自己风格取向的把握确定,空间很大,潜力很大。

  ——王鲁湘

  书界写碑的人不少,取法北碑在字的造型上有气势,尤其写大字、对联、中堂等视觉的冲击力大,近年在强调展厅效果的大型书展中,有不少强手,但碑意与书卷之气的融合是一个难题。刘咏近年的书法显然是在做这种碑与帖的消解与整合。由碑入帖,笔画线条已具备了较结实的筋骨,听说刘咏也在苦临《圣教序》及颜真卿《争座位》等行书,相信他这条先碑后帖的路会越走越宽。

  ——张旭光

  上世纪90年代刘咏为我编了好几本书,接触也较多,比较了解。刘咏书法近几年进步很大,从整篇的章法到字的结构、笔画,很结实、很内敛、很静、很文气,内涵丰富,这是不容易做到的,与他做人的风格很一致。书法整体要看气息,具体到每个字还要耐看,需要不断实践、修炼。

  ——刘正成

  刘咏书法近几年越来越将碑体风格提炼的简净内敛,脱掉野气与火气,线条、结体静穆内敛又不乏情趣,形成了自己对汉魏摩崖碑刻书风的独特诠释,很有意思。建议刘咏继续下功夫研究秦汉书风,专心致志地把自己的追求和风格坚持下去,把一种风格做到极致就是唯一。

  ——曾翔

  刘咏的书法立场无疑是靠近现代的,他对时法的多所撷取表明他不是一个守旧者。因而,强调书法的造型、结体的稚拙以及夸张的趣味,这些来自绘画性的表现形式构成了其书法审美的旨归。不过,对时法的撷取并没有使他沉溺其中,强烈的书写性和内在的碑骨支撑使其书法肆而不野、怪而不诞,另有一种生辣烂漫的别调,体现了其书法创作对自身理性的“度”的把握。依我感觉,刘咏的书法如稍汰其新尖,而深入到另一种传统——徐生翁、齐白石、谢无量、马一浮、陶博吾,则其书作无疑将进入一个新的境界。

  ——姜寿田

  刘咏为人宽厚、儒雅健谈,又颇好老庄哲学。这种心性火候是经过多年的案头文字磨练与修养得来的,在当今这个躁动的社会,这正是难得的书法创作的最佳心态,这在他的作品中已经很自然地流露出来。刘咏是位读书人,又是一位很有成就的资深编辑,这对书法来讲自然具备了很高的起点和审美趣味。刘咏的书法总蕴涵着一种超然的沉稳而又纯静的气质,可以看出,他是以对生命的感悟去观照书法,又以书法的语言去表述生命状态的,正所谓“得意而忘言”,这是禅悟者的心境,同样也是书画家所追求的最高境界。

  ——顾亚龙

  刘咏书法的结体与章法,古意与新意并存。单字欹侧,行列疏朗,却不散漫荒野。他的令人惊奇之处还在于能利用同一种分布的手法,将条幅、斗方、长卷、团扇之中的章法处理得非常妥贴,几成一种个人风格。这并不是说他是一个中和主义者,刘咏无意作这种无益的实验,因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追求传统本身并没有错误可言,问题是很多人对传统的认识错误。刘咏在六十年代的这群人当中,是少数对传统有正确认识的书法家。这一点,我无法说出很多道理,只不过从他的作品当中可以清楚地得见古意。

  ——杨林

  书画艺术与生命的过程一样,是一个不断“去生”“去火”,不断升华的过程。在一次次的沉潜与砺炼中通过对技法、经验、观念的不断反省与沉淀,使作品变得厚实内敛,变得回味悠长。如今再看刘咏的书法果然少了以前的锐气与火气,变得醇和而充满韵致了。“沉潜”的功夫是一个书家自身内在潜质决定的,在时下充满浮躁的经济社会,能经住诱惑,埋头书艺需要定力,而更重要的还要具备一种坚忍的对书法的自省与参悟能力,这种“钝功夫”仅凭才气、锐气和热情是难以达到的。

  ——朱培尔

  任何一门艺术形式最高标准只有一个,就是在表现人的素养与境界。尽管刘咏的书法是苍辣甚至张扬的,但骨子里还是透着一股“文气”,这是掩盖不住的。做编辑,尤其做书画编辑眼界要高,修养要高,心胸要阔,这是做人、搞艺术必备的。刘咏做了近30年的编辑工作,从他的书法里完全能解读出他内心趣味的趋向。刘咏具备成为书家的先决条件,至于技术、技法那只是假以时日的事了。

  ——胡传海

  心态决定艺术的走向,刘咏不是急于充当职业书法家的人,我想这一点对于成就他的书法艺术很重要。读书、思考是为艺术者一生的功课,如果每天只是几百、几千甚至上万字的日课,只能把人打造成书写匠,所幸我接触的刘咏既是个编书人,又是个读书人,其成为新文人书家的道路不会太远。

  ——杨林

  刘咏的书法受流行书风的熏染,形式感与表现力很强。其书法的笔画与结体取碑意,线质结实灵动,有苍辣之味;结字形态多变,偶以侧锋涂抹,稚拙的形式感使作品颇有意趣,这些都能看得出其早期绘画的功底及观念对其书法的影响。刘咏属于表现型书家,感悟力强,对形式的表现较为敏感,这是先天的禀性里所造就的。刘咏对书法有较强的自省与参悟能力,这是书家真正的创作后劲之所在,如果再不断地下一些沉潜的“钝功夫”,刘咏的书法定会有更好的成色。

  ——顾亚龙

  刘咏的书法初看时一如其人,儒雅恬淡不事张扬。然而,在其沉静的外表之下,你总能感到一种沉潜于内心的冲动,如心潮暗涌,时时喷发出诗意的情愫,构成其书法平面之上的潜在意蕴,使他的书写艺术表现不断抒发着纯净、率真、浪漫或许还有点沉郁之气,使人产生一浇胸中块垒之感。

  ——杨林

  刘咏的书作近年有了很大的变化,突出的印象是个性风格更加凸显,用笔结字意味更加丰富,对书法语言的表达更加细腻扎实。碑骨中融入了帖的书卷意味,使作品涵蕴内美,充满回味。书法是人生的艺术,是个体生命状态和人生体验的外化,经过几年的历练,刘咏的书法更加老成、稳健,越来越走向成熟,这也是很正常的。

  ——于明诠

  与刘咏道兄闲谈,每每觉其对佛学和老庄哲学颇有参悟,以平常心处事,一任天然。如今社会无论为官经商,或读书从艺,处平常心变得越来越难了。刘咏道兄有这种心性状态,写字也就容易进入“境界”了。刘咏书法早年一出手就不落俗格,心气很高,近年又在传统经典上大下气力,不断磨练研习,书艺的进步是有目共睹的。

  ——杨乃瑞

  “书贵瘦硬始通神”,此前人之语正可形容刘咏之书。刘咏的书法从用笔上分析,能看出是很小心地在控制着水墨的浓淡乾湿,不使其出现无度的铺张,保持住笔墨的和谐或恰如其分,他非常注意技术与材料之间的关系,行笔节奏的清楚强调丰富了线条的表现力。传统的“八法”已不能满足他的创作需求,因此,他将枯笔散锋扭绞团转,然后徐徐释放行之于纸面,这是他在对书法长期体验之后的一种极度之变,其中包含着矛盾解决的痛畅和要继续解决的痛苦。但这极大改变了传统书法之中的行笔体验和视觉感受。因此,另观其作品时,似乎仍能感受到毛笔在纸面上的那种美妙的摩擦存在,沙沙之声音犹在耳,如风过松,如指挲琴。

  ——杨林

  书法是最简洁的、最难以参悟的艺术形式,面对快节奏的现代生活,我们已经没有古人那种与笔砚作漫长厮磨的环境与心境,而最聪明的办法是在与传统的对悟中摄其神、通其变、为我所用、抒我情怀。我想,作为书画资深编辑的刘咏在这方面是有所感悟、有所收获的。刘咏初习北碑、墓志。北碑结字朴拙,笔画遒劲开张、变化多端,这些都在刘咏书法中有所体现,也成为其书法风格的基调。但从其行书小札和大幅行草书作品中也能感受到近年他对颜鲁公、何绍基一路行草书的追慕。习北碑者宜作大字,作行草则较难处理章法的联带与贯气,刘咏的行草书结字与用笔皆有北碑的意韵,糅以简牍、章草及颜体行书的笔画语言,使作品厚重内敛又不失书卷气,这也是难能可贵的。

  ——于明诠

  刘咏早年钟情于西画,整个80年代,从初期的大学时代到踏上工作岗位,他十多年的业余时间都陶醉在油画的世界里。90年代初进入出版社做了书画编辑,才开始专心研习书法。这颇能说明为什么刘咏的书法一出手,便显示出其不俗的气象来。来自画家视角的敏锐的形式感使他能够从视觉的立场,而不仅仅是技术层面来看待书法,使他能够从书法的表现性的高端入手,强化了书法的表现力和形式意味,点逗出书法的主体心绪。造型能力与主体表现能力的功底为刘咏的书法作了很好的铺垫。

  ——姜寿田

  刘咏的书法有文人的雅气和绘画性的语言。他善用涩笔逆锋、虚实相生,特别是分间布白、开合有度,修短大小、各适其宜,且好用涨墨、淡墨、虚笔,从整体上给人一种清隽萧散、淡雅风流的韵味。这也许是他在各种大展中脱颖而出的关键。近与刘咏谈学书体会:“书法之道加减之间。加者,识也;减者,巧也。所谓学识贵博,裁择宜精,澄于心源,妙在了悟。而艺术贵在寻找语言,锤炼既久,个性乃彰,方可适性逞怀,放浪江湖。”他也颇为赞同。

  ——范国强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刘咏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